-无边声色-

自娱自乐√微博@-无边声色- 上的更勤√
欢迎评论w基本都会回复

【双鬼】【吴羽策生日快乐w】拥抱

黄昏临近,夕阳还嵌在天际,只是边界有些模糊,显得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融化开一般。不再如夏日般刺眼的阳光在天的尽头晕开大片的艳丽的红,夹着紫,染着灰。
从那遥远的西方来的温暖的柔和的光穿过这座城市,投下一座座摩天大楼的影子 ,映下一个个过往行人的面容。不知何时,又透过了那窗,洒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虚空的训练室向来是热闹非凡的,今日也并不例外。整整一天的充实的训练已经结束,队员们都嬉闹着收拾东西准备一同去吃喝个痛快。
角落里的吴羽策却微微蹙眉,夕阳映照下一对凤眼流转着星星点点碎钻般的光芒,明眼人却能见其间夹杂着些许难以掩饰的痛苦。他摘下耳机后迟迟未动,额头已有冷汗渗出。
吴羽策昨夜睡得并不安稳,接二连三的诡异梦境闹腾的他如同彻夜未眠。猛地睁开眼却只觉得头疼欲裂,难以思考。并不打算告知任何人,他强忍着不适从柜子里摸索出止疼药囫囵地吞了一片。又斟酌些许时候,他决定再躺一会,代价是不吃早餐。
而现在似乎一天的疲倦和病痛交织着如云般从脚底卷上全身,吴羽策难得感到有些无力,却还是一咬牙站了起来,无论如何准备回宿舍休息。
李轩站在门口处,望着他,面色不善。
吴羽策并不避讳他的目光,一步一顿,走得迟缓,细密的汗珠开始顺着脸颊缓缓滑至下颚然后——滴落。
走到李轩面前时,他扯了扯嘴角,却突然发觉笑得自然也是件难事。
累了,走不动了,无论如何,只要,休息一下就好。错乱的思绪掠过吴羽策的脑海,却在这时一双有力的手臂直接将他拥到了怀里,李轩。
“生病了就该好好休息。”李轩不能再熟悉的嗓音里掺着罕有的责备。
“我没事……”一天未开口,沙哑的嗓音让吴羽策自己都有些诧异,即便如此他也并不打算示弱。
“你啊……别人不会看见的,没关系的。”李轩的声音响在耳畔,极轻柔,满溢着安抚。
“……”没关系——吗?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吴羽策卸下了一切戒备,他先前未提只字片语便是不想让任何人为他担心,更不想耽误训练,也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因为生病而显露出的软弱的一面。现在看来,如果是李轩,李轩,为什么独独是李轩……还待他未思量明白,许久没有感受过的安全感就已经如洪水般涌来,几乎要将他覆没。
似是感受到吴羽策状态的变化,李轩转而又突然高声问道:“剩下的人都收拾完了吗?”是难得一见的严肃。
“队……长?”李迅有些疑惑李轩的反常。
“抱歉,你们先去吃饭吧。麻烦能赶紧把这里空出来吗?”李轩语气虽合缓了些,言下之意却是极明显的。
剩下的人虽有些莫名其妙却也识趣,都极迅速地收拾妥贴离开了。不一会儿,诺大的训练室里只余下两个身影,相拥而立。
“……什么时候注意到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妥协和虚弱,吴羽策的下颚架在李轩的肩膀上,姿势并不难受,反而能让他完完全全放松下来。
“你早上就没吃饭。”李轩不假思索。
“这不能……”吴羽策刚欲反驳。
“午饭也没吃,一天精神都很恍惚,感觉心不在焉,训练时犯了几个低级错误,动作变得很迟缓,现在脸色白得跟纸似的——”李轩不紧不慢地叙述着,就仿佛如果不被打断能永无止息地说下去一般。
“……是吗”似是微微的叹息。
“所以说直接坦诚地承认就好。”已经这么明显了,若不是考虑到吴羽策强撑着的原因,李轩也不会等到这时才站出来。
不想再争辩什么,吴羽策轻轻阖上眼睑,“你刚才,吓到李迅他们了吧。”
“你先担心你自己吧。”李轩右手按住人的后脑,五指缓缓滑进吴羽策的发丝里,将人拥得更紧些,“药吃了吗?”
“苦……”不想多提,吴羽策像是要岔开话题,“李轩,你心跳的声音好大。”
“怎么?”李轩在对方提到药的味道懊恼之情展露无疑时几乎要轻笑出声,紧接着却又是心疼,只希望能分担他的痛苦。
“很吵。”吴羽策说的随意,脑袋偏了偏似乎是在寻找一个更舒适的位置。
“……”李轩却是哭笑不得,“那你想怎样?不跳——”
“别胡说。”打断得干脆,吴羽策原本细不可闻的声音突然高了些。
本以为吴羽策还会有下文,结果等了一会儿后李轩终于放弃,轻声地像是怕打扰到对方似的:“我送你回宿舍?”
“不……”吴羽策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下,又开口,“这样,就好……很舒服。”到最后几乎低得听不见了。
“吴羽策,阿策,阿策……”专心致志地仿佛在做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李轩如梦呓般重复低喃着对方的名字,携着无尽的、浓厚的、深沉的化不开的感情。
原来时间真的如此精妙,不知何时突然迸裂开来,却在某个房间的某个角落里留下了永恒的不可磨灭的片段。

评论(3)
热度(57)

© -无边声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