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声色-

自娱自乐√微博@-无边声色- 上的更勤√
欢迎评论w基本都会回复

【双鬼】Distance

 今天生日,获得主催同意后,就把之前参本文拿出来啦!虽然每次觉得摸鱼都比正稿强OTL
吸血鬼设定 | 不知道在写什么 | OOC有 | 都ok? 那就看吧
——————————————————————————

李轩早就注意到吴羽策了,或许说不得不注意到更为合适些。

虽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相貌却不俗,吸血鬼中的美人也鲜能媲美。并非是让人眼前一亮的,而是当你有意无意瞥过时,便落得个再难移开。合身的制服显出匀称高挑的身材,零乱在额前的深咖色碎发掩不住眉眼的锐利,目光若恰巧对上,便见得琥珀色的眼眸里流转着如猫一般浑然天成的高傲与慵懒。薄唇又衬得几分冷淡,加上平日里罕见笑颜,大抵已断了大半追求者的念想。

只是,到处虽扬着种族平等的旗帜,吸血鬼毕竟是尊于人类的长生种,无论力量、速度、寿命都要远远强于人。虽然学院明令禁止吸血鬼吸食人类的血液,但在这里一般人若不受庇护,大多是难活得久的。至于缘由,不是因为贫血住院,便是死于非命,当然,也有极少数完成了初拥变作吸血鬼。

李轩常想,明明对于吸血鬼而言,吴羽策只是脆弱不堪一击的猎物,又凭什么在这座学院的角落里毫不收敛地散尽光华?

窗外的芭蕉被豆大的雨珠砸出噼啪的声响,原本舒展的宽大叶片泄气似的低垂着,雨滴如断线珍珠般自上面接连不断地滚落,仔细描摹出叶脉的纹路。都说春困秋乏,大抵是夏秋之交的雨唤出了植物的秋乏罢。

视线稍偏几度,便是教室角落里手肘撑在大理石窗台上,五指拖着下颚十分专注地望着窗外的吴羽策了。

窗户未掩,些许雨水夹着贵族学院里常见的浑浑噩噩的气味肆意飘洒进来,即便如此,吴羽策周身却依旧萦着出世般的清冷,不为所染。

若看得仔细些,能依稀看到吴羽策白净的后颈上有一块胶布,不用过多思考,便知道底下盖住的是吸血鬼的齿印。没错,无论如何与众不同他也只是吸血鬼的猎物。

雷声毫无预兆地直刺耳侧,斩断了李轩飘忽不定的思绪。发觉自己的舌尖不知不觉掠过了下唇,他忽地有些疑惑自己为何对一个人类如此上心,囫囵地琢磨了片刻,也没体味出个所以然。

非要说,不过是吸了一次他的血,虽然味道的确……
///////

图书馆里的灯顷刻间灭了,是到了闭馆的时间?吴羽策对这里的一切还不熟悉,此刻便想着赶紧走出去,否则太晚也许有什么处罚也不说不定。

忽然听到些微弱的压抑着的喘息声,疑惑油然而生,并非吴羽策执意要去一探究竟,而是那声音恰巧在出馆的必经之路上。他缓缓靠近过去,却被眼前景象所震惊。

妖冶的猩红色光芒在那对眸子间流动,仿佛要将周遭的一切都吞噬进去一样,修长的身影立在那里,反射着微弱光线的血珠接连不断地从指尖滑落到地上,滴答滴答。

一阵寒风袭来,推开未关紧的印着彩绘的巨大玻璃窗,吹起白绸布的窗帘,胡乱飞舞。月光倾泻进来,洒在两人身上,吴羽策才得以看清他苍白的面容,果然是吸血鬼。

似乎是肩部中了银弹,大片流失的血液殷红了李轩的制服外套,其余则顺着大臂小臂手指流淌下来。

吸血鬼吸血起初是为了饱腹,但现如今,高阶的吸血鬼几乎完全可以无需依赖血液而存活。他们如果还吸食血液无非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为了活人鲜血的美妙口感,二则是为了疗伤。

吸血鬼的大部分伤口可以不治而愈,只有被银器所伤时,才会出现伤口无法愈合而大面积失血的情况,这时,哪怕是纯血种的吸血鬼也需要吸食新鲜的血液来促使伤口愈合。如果强行压制吸血的本能,最后则会陷入失控的精神状态之中,其表现就是瞳色泛红。

起初,偶然听说这座学院里遍布吸血鬼,吴羽策本已不对其给予考虑。

至于原因则简单,他本就成绩极佳,绝大多学校都任凭挑选,再加上性子沉稳仔细,并不是个充满冒险精神的热血青年,自然没有欲望做这种尝试。

可结果往往被如江水般的不安定因素卷携着向事与愿违的方向发展,汹涌奔腾,一去不返。

钱,谈起来很俗的东西。但正是因为家中资金极度紧张,吴羽策不得不迈进了这座有极高奖学金的学院的大门。

而今夜,刚在宿舍落脚,着实无聊,便散步似的走到了图书馆,紧接着便遭遇了如此情形。

“血……”李轩抬起左手,舌尖轻轻舔过自己指尖的血液,唇间隐隐约约露出两颗尖利的牙。紧接着抬头,目光锁在了吴羽策的身上。

巨大的危机感如云般席卷开来,吴羽策转身想要离开,但这种逃跑的行为在纯血种的吸血鬼看来不过逗猫似的小游戏一般,几乎是瞬间,李轩就已经将人压在了书架和自己之间。

被擒住,吴羽策反倒冷静了些,趁对方不注意拔出随身携带着的银制匕首,猛地向前挥去,就在即将擦过李轩的脸颊时,刀刃被两根纤长的,骨节并不明显的手指硬生生地止住,然后被扔到了几米外的地上。

随后吴羽策双手手腕被对方的右手完全扣住,使不上半点力气,抬腿想给对方一脚却又被制住。

突如其来的冷风令吴羽策一哆嗦,他的衬衫领口被扯开,寒气便嗖嗖地灌了进来。突然一片温热覆上后颈,李轩的唇在他颈间仔细地摩挲着,舌头轻轻舔舐着,接着变作细细的啃咬,然后,两颗利齿猛地扎破皮肤进到血管里,开始贪婪地吮吸。

吴羽策刚要因剧烈的疼痛惊呼出口,双唇已经分开,明明清晰无比的字节却又被阵阵从伤口处传来的无法忽视的酥麻感哽咽在喉咙深处,终于,一个字也没能吐出。

只能感受着,血液一丝一丝被抽离出自己的身体,先前的疼痛感已经完全消失,剩下的竟然是有些难以启齿的释放的解脱的感觉。李轩的擒制早就解除,吴羽策却反而只能无力地抓住对方的衣角,以防止因脱力而倒下。

有人说被吸血时能唤起人类内心深处的欲望,喷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是会上瘾的,到最后甚至有人类注定把血液献给吸血鬼。吴羽策从前无法理解,现如今体会到,才深觉溺水之鱼,难以自拔。

不知过了多久,视线已经有些模糊,眩晕感重重敲击着大脑,还能做些什么?未得出答案,吴羽策已然因失血过多完全昏厥了过去。
///////

后来,一切似乎都像没发生过一样,吴羽策醒来后发觉自己躺在医务室,没有死,也许已经是万幸,出于收敛锋芒的初衷,他不曾对前天晚上的事多言什么,休养半天又继续上课去。

而李轩后来并不是没有再主动接触过吴羽策,只是对方似乎是已经为他框好了一个固定的位置,反应十分冷淡,几乎不理不睬。

他便明白过来,那个位置是跟其他所有的吸血鬼圈在一起的,甚至更甚于别的吸血鬼的,充满危险和警告意味的,只因为他曾攻击过他。这也并不意外,不是吗?
///////

繁星如画,美轮美奂。

如轻纱般朦胧的月光抚上屋脊,为其镶上一层淡淡的银边,仿佛随时会融化在夜空中一般。一切都那么安详、静谧、美好,却骤地传来年轻女孩饱含恐惧的尖叫。

这个学院的夜晚,似乎是注定难得安宁。

吴羽策正在回宿舍的路上,自然听见了那尖叫,感受到了同伴的危险处境,谢绝了同班同学的劝阻不假思索便奔着去了。

果然,三个男性吸血鬼正将一个体型略显瘦小的人类女生堵在角落里,眼里不约而同地泛着贪婪的光,令人作呕,还有一个吸血鬼的舌头已经舔上了女孩的脖子。这里,就像是月光下的阴影,肮脏无比。

“你们想违反学校规定?”吴羽策疾步冲过去,一把把女孩拉到身后,目色深沉。

“规定?小崽子,那是什么?”其中一个吸血鬼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突然扣住吴羽策的下颚,“现在,在这,我就是规定,明白吗?”

“这小子长得也不错,不如……”另一个吸血鬼笑得猥琐。

“是啊。”点点头。

忽的,熟悉的声音响起:“他是我的私人猎物。”一抹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吴羽策和女孩的身后。

“李轩大人。”低阶吸血鬼大惊,赶忙收回手。

李轩见状还算满意,便没再过多深究。

吴羽策听着那几个字眼,却是极不舒服,无论是出于自尊,亦或是别的什么,他开口了,一字一顿:“李轩,我不是你的私人猎物。”

这样的回应,可以说是完全不给来解围的李轩台阶下。高傲的纯血种即使性子温和如李轩,此时也半眯起眼,隐含愠怒:“那你脖子上的印记是谁留下的?”

“意外而已,我没有要求过什么,你不必多管闲事。”吴羽策五指扣紧女孩的手腕,像是要给她些许安慰,也像是要给自己心里的什么寻个依托。

闻言,有些不明不白的东西在心中凝结了,李轩自嘲似的:“我多管闲事?”纯血种的愤怒带动着空气也颤动了起来,交叉碰撞,却未出火花,反倒结了冰。

“……是”也觉得自己先前的用词有些欠妥,吴羽策此刻却不好再让步。

李轩右手已握成拳,指甲因用力而泛白,勾起嘴角,嗤笑道:“好,你说的。”又冷冷瞥了另外三个吸血鬼和那个人类女孩一眼,就转身疾步离开了。

感觉气息被压抑得有些不太顺畅,像是有什么梗塞在那里,不上不下,异常烦闷。不再多想,吴羽策带着女孩也要离开,却依稀听到身后的——

“李轩已经放弃他了啊,这么说,那个小子……”

“明天晚上找他玩呗。”

原本舒展的眉头渐渐聚拢,吴羽策明白,这回,真的惹到麻烦了。
///////

翌日,学院内尖顶塔楼上古老的铜钟敲响了十次,摇曳出厚重而悠远的钟声,在夜晚飘得格外远。这意味着十点到了,也是宿舍熄灯的时候。

吴羽策的作息向来是规律的。此刻,他已窝在了天鹅绒的被褥之中,却难得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因为昨天晚上所听到的最后那两句话,并非是胆小,只是吸血鬼若真是想要来袭击他,凭着人类的力量,实在是难以招架。

十分钟过去,除了窗外枯木上乌鸦的呕哑嘲哳,再无其他声响。似乎是安了心,刚阖上眼睑,却突然响起窗户被敲打的声音。

吴羽策猛地睁开眼,朝外面望去,隔着磨砂玻璃所见并不明晰,却隐隐烁烁着许多蝙蝠的影子,他们扑腾着翅膀撞击着玻璃,不知疲倦。

只要不开窗户就好,默念着,吴羽策翻了个身,朝向不面窗户的那侧,身子蜷着,强迫自己不去听那些纷杂的声音。但显然是徒劳,一夜无眠。

次日,吴羽策的精神状态极差,还在被点名提问时走了神,虽然不至于被斥责,却毕竟难堪,不自觉地懊恼。

这些李轩自然收入眼底,他也听闻了昨夜的事。本该有些怜悯之心,只是一旦联想到吴羽策那日不知好歹的言语便失了一切心情,只余下自作自受的评价。

后来几日亦是如此,每夜屋外的骚扰更甚,毫不间断。

原本福利似的单人宿舍此刻却显露出最大的弊病,没有人能来帮他,吴羽策几乎是连续数日没有休息了,神色愈发憔悴。

其间有一次,他恍惚间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咔嚓声,似乎下一秒,就会有蝙蝠涌进房间,吸干他的血液。吴羽策心惊胆战,赶忙摸索着把床头柜上的银匕首握在手里,才稍得以宽心些,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松懈。

他深知自己所言所行绝对在理,却落得现在的下场,是该说真的有些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了吗?不知不觉想起李轩,那个吸血鬼,大概是有些不同的吧……

每天晚上的睡眠时间,都如同打仗一般,这人如何能过得好?

自然而然地,吴羽策终于病了,他请了一个白天的假,有些泄气地在房内休息。

而李轩,第一次在教室里没有见到吴羽策。角落里空荡荡的,桌上是几摞摆放整齐的书,还有根未来得及收好的钢笔,昭示着座位的主人不久前还在这里书写,但今天,却没有来。
一整天的课,李轩手里有意无意地转着笔,未听进只字片语。

“你前些日子看中的那个猎物今天生病了。”朋友好心通告。

“生病?”李轩若有所思。

“所以说,人类就是这么脆弱的生物啊,一共就活个几十年,还要提防着死于非命。”朋友打个哈欠,耸肩笑笑。

“脆弱么……”李轩脑海中闪过吴羽策的一言一行,不置与否,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

“我说,你要是真看上了,还不去瞅瞅?时间浪费不得啊,到时候真被哪些低阶的吸血鬼逼死了,后悔也来不及。”朋友说的随意,调笑意味浓得很,“不过人类好像是从小就被教育别半夜给吸血鬼开门?啧。”招呼一声,离开了。

只余李轩一人,低头沉思着。
///////

银月挂在树梢,李轩也恰巧来到了吴羽策宿舍的阳台上 ,脚尖落地的刹那,一旁的枯木仿佛如获新生,抖擞出一树繁花似锦来,乌鸦扑扇着翅膀惊起,零零落落几根漆黑如墨的尾羽。枝头花瓣如雪,一朵挨着一朵,一簇拥着一簇,直开到天上去。

“李轩?”为首的蝙蝠化作人形,“你怎么也过来了?”

“去去去,别在这儿围着了。”李轩挥挥手,不想过多废话。

“……”那低阶吸血鬼虽然莫名其妙但也算识趣,点点头,示意下同伴,又化作蝙蝠灰头土脸地飞走了。

碍事的都不在了,李轩抬起右手捏了捏自己的后颈,像是舒缓压力。面前是诺大的花纹繁复的落地玻璃窗,一窗之隔,里面就是吴羽策的房间。

李轩缓缓走近到门前,踌躇许久,伸出左手,敲在磨砂的玻璃上,在宁静的夜晚,声音并不清亮,反而显得有些闷,见无人回应,又补了句:“吴羽策,是我,李轩。”

屋内吴羽策把自己裹在温暖的被褥里,先前听到外面一阵窸窣的喧闹,心里非常烦躁,出乎意料的是外面竟突然安静了下来,这么多天来,这是第一次,所以他很诧异。但这种心情却很快又被惴惴不安替代,也许外面的吸血鬼正在准备谋划些什么——直到听到了李轩的声音。

是他把其他吸血鬼赶走了?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吴羽策的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本想无论如何应该道个谢,但突然又想到李轩也是吸血鬼啊,还是最难对付的那一种,去打开阳台的门岂不是等同于引狼入室……还是先睡吧,明天再道谢,就说今晚自己睡着了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屋外,李轩本想再敲次门,却怕打扰到吴羽策休息,手终归没再落到玻璃上。他轻叹口气,有些烦躁地捋了捋额前的碎发,转过身,靠着落地窗慢慢坐了下来,眼里望着月下繁花,心里却满满装着屋里的人。

秒针滴答滴答地走着,这个夜晚似乎过得格外漫长,吴羽策久难入睡,即使明知外面已经没有危险。

李轩应该已经走了吧?谁会那么傻,大冬天的晚上……要不还是看一眼?反正外面八成也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有,如果是李轩的话……

想到这,身体代替大脑先一步行动,他已然来到了阳台的门前。吴羽策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勇气,只是,想要确认些什么。终于,打开了。

李轩听到屋内动静,回头,视线正撞上那对流转着异样神采的琥珀色眸子,此时此刻,里头真真切切地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微风掠过,似是有些留恋这沁人花香不肯离去,轻轻在空中转个回旋,便顷刻吹散了满树华彩,将漫天袭人的花瓣和香甜卷到二人身畔来,落到肩上、发上。

“我也是吸血鬼,”李轩站起身,直直地盯着对方,“为什么还要开门呢?”

吴羽策目光难得有些迷离,是啊,为什么呢?他自己也不明白,大概是……鬼使神差?抬手握住几瓣飞舞的落花,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我不知道。”

话音未落,李轩已经把吴羽策紧紧拥进了怀里。

他的回答是否有些敷衍?或许有,也或许没有,但那已经不再重要。

在吴羽策担惊受怕被吸血鬼吸干血液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为他开了那扇门,这,就够了。有些东西,滚烫的,热烈的,已经穿透紧贴着的胸膛传达到了彼此的心里。

原来时间的齿轮真的可以咬合得如此精妙,让他们都能在恰当的时候做了恰当的事,然后敲开那扇心门,走进那个还无人踏足的地方并得以驻留。

“李轩。”

“我在。”


“我在。”

评论(10)
热度(65)

© -无边声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