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声色-

自娱自乐√微博@-无边声色- 上的更勤√
欢迎评论w基本都会回复

微冬【策藏】11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有点小波折出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1//////////

“秦逸,我们有多久未见了?”声音是带些许慵懒的魅惑,米丽古丽姿态妖娆地半卧在贵妃榻上,葱段般的手指夹着几颗红得发紫的樱桃。

“美人难忘,日思夜想,倒是记不清时日了。”秦逸油嘴滑舌地回道。

“就你会说话。”米丽古丽朱唇轻启,几分笑意。

“只可惜我再会说话,也只是襄王有意啊。”暗室内灯火的映照下,秦逸一身银色铠甲,熠熠生辉。

不再同他闲谈,米丽古丽的声音也清晰了些——

“陆泽那边就快准备好了,就等那浑然不知的唐家堡的小子去点着那导火索,我们就有好戏看了。”一小颗樱桃被吞入口中。

“谷内并不准备坐山观虎斗吧。”秦逸微眯起眼,看着榻上那不知让多少人魂牵梦绕的女子。

“这就要看你的了。”米丽古丽会心似的一笑,“既然是想让皇家觉得是浩气盟要打官盐的念头,那也不能白白可惜那些盐。”

“也让恶人谷的兄弟们尝尝那官盐的滋味?”秦逸一勾嘴角。

米丽古丽左手一扬,将一块铜质的牌子扔了过来,秦逸伸手接住。这是恶人谷的一种兵符,可以调动百人左右的队伍。

“等你的好消息。”米丽古丽那对似笑非笑含情目映着灯火,恍恍不清。

“看来我是不得不去了?”秦逸语意不明。

“要么,把兵符带走,要么——”米丽古丽轻笑出声,仿佛在说什么坊间趣事一般,“把右手留下。”

 

微风夹着些许栀子花的香气轻轻吹拂进邀月居的半月形的门中,院外一棵有百余年寿命的苍松将枝头半探进院内,形成大片的阴凉。家雀栖于其上,不时鸣叫两声,清脆悦耳。

一身金衣的少年立于树荫荫蔽之处,抱臂抬首望着苍天,看云卷云舒,阴晴变换。一只灰褐色的家雀轻轻落在他的肩上,他微微侧目,嘴角不禁显出几分笑意,也不动作,继续着自己的事,就仿佛,和周遭的一切融为了一体。

“长姐,你在画什么?”李玥儿兴冲冲地小步跑过来。

“嘘——”李钰儿赶忙让她噤声,却还是晚了一步,叶非离已经转头看了过来,他肩上灰褐色的家雀也受惊似的扑闪着翅膀地飞走了。

“李小姐?”叶非离轻声似问不问地道。

“啊!你就是那天——秦大哥救回来的人。”李玥儿惊呼道。

秦大哥……救回来的?叶非离一怔。

“这是舍妹,李玥儿。”李钰儿稍稍瞪了妹妹一眼,“玥儿,这是叶公子。”

叶非离冲她微微颔首,李玥儿也予以回应,紧接着——

“真好看啊!可惜……”李玥儿拿开云岩的镇纸,举起来仔细端看着整幅画:苍松刚劲有力,树下的人神色自如,惟妙惟肖。几乎就要完成了,却还是差了一点。

既然叶非离也已经发现了,李钰儿便也不再含糊其辞,夺回画直截了当地道:“有什么可惜的,一幅画罢了。你若是想要,哪日给你画一幅便是了。”

“啊,长姐你每次都这么糊弄我,到头来我再与你提时,你又会说不记得了。”李玥儿佯怒地撅起嘴。

“不可能。”

“就是!”

叶非离见这姐妹二人调侃斗嘴的模样,就好像见到了叶斐宁与他耍赖时的情形,那调皮捣蛋的小师弟向来是让他又好气又好笑。却又不禁转念,这样舒适惬意的生活,他先前也是有的,只因为一个人的出现,全都乱了套了。

“长姐,我想去后院的马厩瞧瞧。”李玥儿忽然撒起娇来,拽着姐姐的胳膊不放手,“我想去看看踏炎。”

“可是……”李钰儿似乎并不是很想去。

“你知道我自小喜马的,府里现在却是一匹好马都没有,赤兔你们又守得如同宝贝似的不让我靠近。”李玥儿有些不满地喃喃着,转而又道,“秦大哥回来的话,肯定也会让我去的。”

“那就等他回来。”

“姐,只是去看一眼而已,我不骑还不行吗”李玥儿一对盈盈杏眼里满是恳求。

李钰儿对这个妹妹向来是没什么办法的,饶是她对这事再不赞成,此刻也不得不应允了。秦逸即使在,估计也只能同她一样了。

“叶公子,你——”李钰儿向叶非离投来问询的目光。

“我同你们一起。”叶非离点点头,虽然他想去调查唐远和唐昭雪的事,但目前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大多时候也只能闲来无事,李家这对姐妹性子都实在是讨人喜欢,他自然愿意与她们相处。

李玥儿见状笑靥如花,道:“姐,你看,叶大哥都这么说了。”

“这才认识多一会啊,叶大哥都叫上了。”李钰儿无奈地笑笑,却是疼爱显得更多些,“好好好,依你,都依你,去吧。”

“我就知道长姐最好了。”

于是,一行人说着笑着边向后院的马厩去了,这条路就是叶非离昨日走过的。

“叶大哥,你跟秦大哥是怎么认识的啊?”李玥儿性子活泼,边跳边蹦地向前走着。

这个问题无疑如同突如其来的猛烈寒潮一样,冻结了叶非离脸上的笑容。

李钰儿算是对其中因由有所了解,此时见叶非离面色不善,便赶忙上前打圆场:“玥儿,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因为秦大哥从来没有带人来过啊。”李玥儿想也没想就回道,“这回刚见到的时候,还以为秦大哥把新娘子抱回来了呢。”说着连自己都觉得有趣,女孩轻笑了几声。

“玥儿……”李钰儿瞥了眼后面叶非离非常复杂的脸色,她并非八面玲珑之人,此刻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又唤了声,“叶公子……”

幸好在这气压急速下降的尴尬之时,他们的目的地——后院的马厩到了,其实就是穿过昨日的靶场再拐个弯便是了。

他们刚进去,一匹极为高大的血红色的骏马就疾驰了过来,近了才看得仔细,鬃毛随意地散着,却别显出几分桀骜不驯来,果真是极漂亮的马。

叶非离以为这马是来找李玥儿的,可却偏偏出乎他的所料,马儿在李钰儿面前低下头,用鼻子轻轻蹭了蹭她的肩。李钰儿虽然性子潇洒,实则内里却是擅琴棋书画极文雅的,倒不像是策马天涯之人。

李玥儿伸出手轻轻摩挲着马儿的脖颈,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眼中显出几分平时决不会出现的凄切。

忽然,李玥儿将叶非离拉到一旁,低声道:“叶大哥,我们去看踏炎吧。”

叶非离虽然有些在意,却还是点点头,跟着李玥儿向深处走了些,到了踏炎的马厩前。浑身漆黑的骏马面前的食槽里还满着草料,踏炎乌雏喷着鼻息,前蹄蹬着地,似乎有些焦躁。

“真漂亮啊。”李玥儿满眼的欣喜,她凑上前仔细打量起踏炎来。

一看到这匹马,实在是无法让叶非离不想起它的主人,秦逸那张对于他来说十分可憎的脸庞几乎是瞬间就在脑海中清晰了起来。

为了掩饰看到踏炎后有些飘忽的思绪,叶非离装作似乎有些不放心,回眸又看了看远处伫立的女子和马。再回过头来时,却看见李玥儿已经开始解踏炎的缰绳了。

“李小姐,你——”叶非离赶忙出声想阻止。

“嘘……”李玥儿赶忙朝他招手让他噤声,对他道,“叶大哥,我只是骑一下,就算是秦大哥来了他也不会介意的,别让姐姐发觉了,她总是瞎操心。你放心,我家可是曾经的将军府,家中儿女都是从小习着骑御的。”说着已经翻身上马了。

“叶大哥,你不必担心我,我跑两圈就回来。”李玥儿一挥马鞭,踏炎就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奔了出去。

叶非离也终于对李钰儿深有同感,这个女孩,实在叫人没法管,也舍不得拒绝。

“大小姐很久没过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声在身后响起,叶非离回头,看到一个佝偻着背的布衣老人。

“小伙子,看你面生,你是大小姐的朋友?”老人的声音有些喑哑。

“嗯……”叶非离浅浅应了下来。

“这赤兔马也在这里呆了许多年了啊。”老人唏嘘了一声,“大小姐,唉……要是秦少爷还在,就好了。”

“秦少爷?”叶非离虽然很惊叹于能见到极罕见可谓是千金难求的赤兔,却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了老人的后半句话上。

“你既认识大小姐,想必也该见过那踏炎乌雏的主人了?”

“嗯。”

“秦家有兄弟二人,年少时都极善武,大将军就将圣上赏赐的赤兔和踏炎的马驹赠与他二人。算是从小陪着他们长大的,而这赤兔马的主人,便是秦家的长子,先前与大小姐有过婚约的,可惜后来在战场上再没回来。”老人说完,慨叹不已。

叶非离闻言忽然想起李钰儿所言,秦逸兄弟二人还曾经挽救过她家,他们还真是有极深的渊源,却不曾料到是马革裹尸的下场。原来李家大小姐在见到赤兔时异样的神情,是有这般原因。

正在叶非离再欲问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少女的惊呼:“啊!!!”他赶忙向那方向看去,竟是李玥儿紧紧抱着马脖子,踏炎似乎突然发狂了起来,疯狂地乱跑着,想将身上的人甩下来。

“糟了,二小姐。”老人眉头紧蹙,额上的皱纹都堆到了一起,“这踏炎平时性子温顺得很,怎么会?”

然而现在自然是救人要紧,李钰儿也注意到了这边,待她看到妹妹的情况时,满脸的惊慌失措。叶非离内力被封住,更是没有武器,除了蛮力和徒有其表的招式什么也使不出,想靠近,却哪里追的上踏炎。

不过是转眼间,李玥儿已经被甩了下来,她蜷住身子,摔倒了地上,闷哼一声,可踏炎似乎真的已经完全进入了发狂的状态,扬起前蹄就要向着眼前已经受了重伤的少女踩下去。

“不——”李钰儿喊得撕心裂肺,不顾一切地向那边跑去,却有一个东西先她一步,直直穿过了踏炎的脖子——雕羽尾的箭矢。

整匹马失去平衡似的向一侧倒了过去,轰然倒地,扬起一层尘土。

李钰儿看到妹妹安全了,像是全身脱力地要坐在地上,却又想起了什么,赶忙喊着看守马厩的老人一同跑到李玥儿身边。

叶非离望向箭矢过来的方向,是秦逸,但这个结果在亲眼证实的那一刻还让他的心狠狠地震动了。

他自然是不愿意见到这个人的,但此刻,秦逸的到来却是挽救了一场厄运。一瞬间,叶非离承认甚至有些庆幸,秦逸这时候能在这里,否则那个一刻钟前还在谈笑的女孩的生命,就永远定格在这里了。

只是踏炎是秦逸最珍惜的坐骑,自小伴着他,却在这时候,被他亲手结果了。那一箭,从叶非离这里看来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也就是说,生死攸关之时,在李玥儿和踏炎之中,秦逸还是选择了李玥儿。

叶非离忽然觉得先前猛然建立起的对于秦逸的认知有些动摇,甚至,开始出现裂缝。但他凝神转念,对待陪伴了他这么久的马儿,秦逸带给它的死亡能如此果决,似乎也间接证明了他的冷血无情。

远处的秦逸的神色则是未曾见过的凝重,眸色里是复杂不明的感情。他举起弓箭的手似乎还有些轻微的颤抖,却是握得越来越紧,隐约听到骨节的响声。

他放下紫杉木的弓,第一次仿佛未曾看到叶非离一样,与他擦肩而过。


评论(10)
热度(21)

© -无边声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