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声色-

自娱自乐√微博@-无边声色- 上的更勤√
欢迎评论w基本都会回复

微冬【策藏】17

前文:1 2 3  … 14 15 16


其实我更新起来是很勤快的【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7//////////


“统领,咱们现在离目的地不过两日脚程了,不出意外,日落前就可到达最后一个歇脚点。”副统领尽职尽责地汇报着。


“嗯。”裴亦一身万花谷的衣袍,黑发并不冠起,整齐地散着,比队中大多人都显得文儒了些,却是这队人数可观的军队真正的统领。


“我就说是上面的人太多疑了,风吹草动罢了。恶人谷哪敢在江南这地方随便撒野,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得忌惮下这是咱们浩气盟的地盘啊。”副统领收起行军薄,感慨道。


裴亦漫不经心地应着他,心却已飘到了别处,他那花谷的师妹,若是没记错,便是家在这附近吧,倘若有机会,见上一面就好了。


“不好,裴大人,前面有动静!”副统领忽然厉声。


裴亦抬手,整队人便停了下来。


他顺着副统领所指方向望去,望见的是远处一群看似浩浩荡荡的人马,蓝色衣裳,像是浩气盟的人,带着一车车东西,像是补给品。


“啊,原来是咱们的人,刚还说呢,难道是还不放心,又派了些人过来吗?”副统领觉得有些好笑。


“你看他们的马。”裴亦淡淡地道。


“马?怎么——”副统领仔细一瞧,才惊出一身冷汗,对于自己的粗心,那些马匹,并非浩气盟所配置的,“那他们会是什么人?”


“你口中的风吹草动。”裴亦反而笑了。


“统领,是我考虑不周……”副统领赶忙请罪。


“是恶人谷的人。”裴亦的目光远远地定在首领的身上,那个人,死了烂了成了灰他也认识——秦逸。


“恶人谷真的敢有所行动!他们到底来做什么了!”副统领惊道。


“你以为他们都同你一样吗?”裴亦瞥了他一眼,补充道,“白痴。”


副统领顿时蔫了。


“不必如此垂头丧气,你该发挥你的长处。”裴亦道。


“?”


“你这么看,对方多少人?”指着远处烟尘四起的马队。


“约莫百余人。”


“比咱们如何?”


“咱们足有三百人,近他们三倍。”


“所以——”


“杀他个片甲不留。”副统领总算开窍了。


“不。”裴亦笑了。


“啊?”副统领又摸不着头脑了。


“这叫为民除害。”裴亦把弄起手里的落凤,当他的视线再度远望到秦逸身上时,随即五指一紧,像是要将笔杆捏断一般。


 


叶非离上街了,手里握着剑,这让他感觉十分安心,可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时,忽然一种不真切的距离感从心头蔓延至全身,似乎,上次看到这样平凡的生活场景,已是隔世。


为了生计而叫卖的小贩,热情地迎着一波又一波的客人;初出闺阁的大小姐领着丫鬟,眼里满是好奇,要是不小心对上些公子哥的眼,便羞得红了脸;膀大腰圆的大汉举着屠刀,剁着刚称好的排骨;两鬓斑白的老妇人,坐在两大盘豆腐前,细细数着手中的铜板,似乎想着用这些钱回去能给自家淘气的小孙子带些什么好玩的。


穿梭在其中,叶非离忽然看见一个格外热闹的地方,本着好奇心,走了近,发觉是官府的布告栏,大概是今天有什么新的布告发布了吧。


忽的,他觉得有些乏累,便不想再近着去看个究竟。


“唉,也不知道这帮江湖人是怎么想的,竟然敢把主意打到官家的头上,真是跟咱们普通老百姓不一样,一点也不怕死啊。”


“是啊,没想到的是,竟然是浩气盟,他们不是都是做好事的侠士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官家的钱,那点不是从咱们这克扣去的,他们真劫了,倒也是为老百姓讨了个公道。”


“这也有几分道理。”


“这话可不要乱说,若是让那些官爷听见了,可是要掉脑袋的啊。”


“唉,唉……”


这些话却是入了叶非离的耳的,他心下一惊。经历了秦逸那一遭,他哪怕先前再不关心这阵营之争,此时也不得不分去些须注意。


叶非离挤进人群,一字不落地看完了布告,却未料到,看完之后,才是真正的惊心动魄——浩气盟的侠士劫走了官盐,为首的人是,唐远和唐昭雪。


不仅是名字,还配了画像的,人没有弄错,可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二人,如何会做这种事呢?


可若真是他们,叶非离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管。无论是真是假,先确保他们无事才是最重要的。此地远离唐家堡,若是想等他们本家的救援,恐怕巴蜀那边才刚知道这消息,他们便已经遇难了。


只是此处并非苏杭,并没有藏剑山庄强大的势力和遍布的人脉,这件事又是与朝廷相关,如何想来,也不是他们这些江湖人士可以随意插得上手的。


这样一想,他究竟如何能帮得上忙呢?叶非离在大脑中迅速地搜索起来,他所认识的人之中,与朝廷有所关联,且有可能能伸出援助之手的——终于,锁定在了一个人身上。


 


城内茶馆的角落。


“李小姐,你能来赴约,不胜感激。”叶非离所言是的的确确的实话。


李钰儿与他非亲非故,也说不上到底有什么交情,帮他的忙完全是依她自己的。只是此时,若是连李钰儿也不愿伸出援手,那唐远之事确是难有回旋之地了。


“还说这些做什么,虽没有相处多少时日,我却也了解了你一二分性情——若是无紧要之事,你又怎么会愿意来找我。”李钰儿见他来了,起身对他说道,“若是能帮上忙,我必会尽力的。”


李钰儿温和的嗓音如同江南密织的丝绸,碰上锋利的刀尖都能柔和地滑过不留痕迹,此时尤其带了几分安慰的意味,立刻便让叶非离焦躁的心情平复了大半。


“如此,除了一个谢字……”念了满腹的诗书此时却是派不上用场了。


“无妨。”


“我先代我那朋友……”


“再不说个究竟,仔细我立刻便走了。”李钰儿佯怒。


叶非离还未落座,闻言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撞到半掩着的门上,恰好将那门关上了。


“怎么?还不让我走了?”李钰儿恶作剧得逞似的轻笑出声。


“不是……”叶非离十分尴尬,声音不自觉地小了许多,旁人听来倒像是不好意思一般。


李钰儿看着他不自觉有些泛红的耳根,得逞一般笑意更甚。她望着叶非离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忽然更加明白了秦逸的感受,为什么他偏偏待这藏剑山庄的少爷多了些不同。


“我与你玩笑呢,快说正事吧。”李钰儿催促道。


叶非离打量了她一阵,见她的确是玩笑,才坐下。


“不知道李小姐,可听闻浩气盟劫朝廷官盐之事?”


“……听说了。”李钰儿面色黯了几分。


“李小姐,不瞒你说,那为首二人,是我熟识之人,绝非会做出这等事——”叶非离赶忙解释道。


“是不是他们做的,又岂非你我二人说的算?”李钰儿忽地轻叹了口气,抬眼道,“你想让我去帮你打听那两人的消息?”


“确是如此,”叶非离颔首,又取出一个封好口的信封,郑重地交到李钰儿手中,“若是可能,我希望李小姐能帮我将这信交到他二人手中。”


“你倒是让我都觉得自己有天大的能耐了。”李钰儿笑了,并没有接过那信封。


信封在空中尴尬地停留了片刻。


“是我麻烦了。”叶非离见状赶紧要将信封收回去,却被李钰儿拽住,拿了过去。


“你既然都特意来找我了,我又怎会不帮你,只是——”李钰儿微顿,“我也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如若力所能及。”


“这一次的事,大概与恶人谷和浩气盟都有干系。”迟疑半晌,李玉儿又道,“这回事情兜兜转转,有太多的不对劲。我希望你尽快离开这里,我听闻浩气盟的队伍在城南的方向,若是可能的话,你今日就去寻他们吧。虽说善善恶恶牵扯不清,至少,你是藏剑山庄的人,他们应该会将你带回安全的地方的。”


秦逸,大概也不希望你会卷进来吧,所以,才早早把你送走了。李钰儿想着。


“那唐远他们——”


“这件事绝不小,他们无论如何,也是要上交朝廷审问的,自然是,暂时不会有生命之忧。”


“好,多谢。”


叶非离说不感动是假的,这女子到头来的嘱托竟是为了让他安全离开。


“快走吧。”若是真的乱起来了,想走也走不开了。


看着叶非离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李钰儿五指摩挲着信封,半叹着,秦逸,我到头来,大抵还是逃不开恶人谷浩气盟之争,你哥哥他,会不会怪我呢。


 


城南郊外,百余人策马狂奔着。


“秦爷,咱劫了这么多好东西,谷里是不是该犒赏犒赏咱们啊?”举着斩刀的大汉问道。


“那是自然,好酒好肉少不了咱们的,至于温香软玉——”秦逸一勾嘴角,“就得看你的造化了。”


“嘿嘿,咱们跟着秦爷,怎么会缺姑娘呢?”另一人笑道。


“那可不!”又有人起哄。


谈笑着,忽然,秦逸一脚将那大汉踹下了马。


“秦逸,你他妈还真把自己当大爷了!”那大汉在地上摔了个实在,起身就啐了一口,骂道。


秦逸冷哼一声,不再看他,冲远处喊了一声:“我倒不知道,浩气盟的人也喜欢玩起偷袭这种勾当了?”


这时,从四面八方的小坡上突然出现了不少人马,也穿着和他们一样的蓝衣,身份却不是伪造的,是确确实实的浩气盟的人。


原来方才,一道暗箭直射了过来,若不是秦逸那一脚,这大汉早已毙命了,看着深深插在地上的箭矢,大汉才赶忙闭了嘴,转而骂起浩气盟的人来:“妈的,敢偷袭你爷爷,不想活了。”


“恶狗,莫要胡言乱语。”副统领呵斥道。


“狗嘴吐不出象牙,何必与他们计较呢?”裴亦悠闲的抚摸着胯下马儿的鬃毛,笑道。


“我道是谁,裴将军,”秦逸心里了然,双手抱拳,在马上一行礼,道,“许久未见——我还以为今年清明我已经可以去给你上坟了呢。”


裴亦,李钰儿在万花谷从师时的师兄,曾向李钰儿表明心迹,却不料神女不仅无意,更是有了心心相印的郎君——秦逸的兄长。


裴亦的坐骑突然嘶鸣一声,是他闻言失了分寸,拽疼了马儿。面对秦逸的挑衅,他的冷静似乎全部都喂了狗,嗯,这么说是不错的。


“可惜,可惜。”秦逸唏嘘两声,却忽地一抖缰绳,银色的长枪挺直,直冲裴亦的项上人头而去,“不过我想明年,我就可以如愿去上坟了。”


“杀!!!咱们还怕那帮耗子不成。”


“冲!杀了那帮恶狗!”


顿时,混乱如麻。


此时,叶非离据此,还有五里地。



评论(8)
热度(15)

© -无边声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