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声色-

自娱自乐√微博@-无边声色- 上的更勤√
欢迎评论w基本都会回复

微冬【策藏】18

前文:1 2 3  … 15 16 17


军爷跟小少爷终于见着面了【开心:-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

有人说,带着浓重鲜血味道的战争往往充斥着暴力的美,这句话,用在秦逸身上,恰如其分。

长枪,盔甲,坐骑,指尖,都染上了还有余温的猩红色的敌人的血液,浩气盟的血。

这个浑身浴血,在战场上如同地狱中归来的罗刹一般的男人,驾着汗血宝马,身形极高大,仿佛只要他在这里,便战无不胜,无往不利。

秦逸施展着战八方,机械地挥舞着长枪,闪着银光的枪头穿透一个又一个敌人的胸膛,与先前收拾那些喽啰不同的,真正生死相搏的战斗让他身体内的血沸腾起来了,渗透出杀戮带来的快意。

裴亦深深地蹙起眉,虽说他还是稳操胜卷,但秦逸的实力确实是远在他所估计的范围之外,这带来了太多意料之外的损失。

于是,裴亦自己也从先前的闪躲秦逸,变为主动上前攻去,试图擒贼先擒王。

并没有太多的指挥,完全是从原始的本性出发,混乱的战斗进行着。

只是,恶人谷的人,太少了。

哪怕恶人谷的士兵们能一人杀死两只耗子才完成使命般地死去,秦逸仍需要只身对付上百人。悬殊的数量,早就在这场争斗开始前,就已经死死钉上了结局。

秦逸心里明白,他也知道裴亦这一回,确实是想要亲手提着他的脑袋,回去浩气盟邀功。但他没有任何退缩,仍然应战了,甚至主动出击。

因为,与浩气盟队伍的相遇,是恶人谷早先便设计好的,也是他答应米丽古丽该做的事之一。

按原定天衣无缝的计划,他们本该主动与浩气交战,随后佯装战败而退,将夺来的官家的东西全数丢在原地,进而留给浩气。

浩气在不知其所以然的情况下,必定会先接收这一车又一车的官盐。这样一来,官府追寻那官盐去处,依着他们早已留下的线索顺藤摸瓜到浩气,他们是有八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但当下有两件事出乎了秦逸的料想:一是耗子的数量,二是裴亦的出现。都说祸不单行,若此番这两种情形缺了任何其一,秦逸都有把握自保,但现如今,恰到好处的撞在一起,倒像是有人有意而为之。

浩气盟行事向来谨慎入微,思虑得当,为何突兀地派出三百余人来此?哪怕是对南方这一带的暗流涌动产生怀疑,也不必一上来便如此兴师动众,这种安排,不打草惊蛇倒是难了。

如此想来,所有的一切都迂回曲折到了一个方向和一个人,也是李钰儿最为担心的结果。

裴亦的攻势忽地转为咄咄逼人,秦逸无暇再深想,他只念着就算只是为了自己,他也得拼尽全力。

还是那句话,他秦逸祸害了这么久,无论如何,他秦爷的故事也不能白白让浩气盟的耗子画上句号。尤其,还是裴亦这个他极厌烦之人。

眼见着恶人谷的人越来越少,秦逸在刀光剑影中也飞快地思量起自己的退路来。

这一片,附近虽然大都是丘陵,却在南面有一裂谷,据当地人说是几百年前某位神仙在天庭发怒时一刀劈砍下来,从而形成的。

年少时,他的兄长曾不慎跌落下去,险些丢了性命,但他若没记错,依他兄长所言,谷下是湍急的河水,当时他兄长幸运地抓到一块浮木,借力靠了岸,才得以脱险。

浮木他碰不碰得到另说,至少这是目前唯一的出路了,如何也好过死在这里,被人分尸剔骨得强。

想到这,忽然又冷笑一声,他秦逸看来也不得不与天搏命一回了。

“秦逸,若是受降,我可以考虑留你一命。”

裴亦笔如游龙,一个玉石俱焚,秦逸顿时如千斤重的钝器猛击在胸口一般,吐出一口血来,这身银白色的铠甲上,久违地再度染上了他自己的血。

秦逸微微眯了眼,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渍,冷笑一声,挑眉道:“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废话那么多。”

裴亦闻言顿时冷下脸来,不再多言,运起轻功,飞身离马,阳明指直逼秦逸的咽喉。

秦逸也运起内力,稳住躁动的心脉,同时小腿使力,一蹬马磴子,腾身到了半空,顶上的红缨肆意在空中狂舞,他长枪一扫,震起连片的飞尘。

顷刻间,针锋相对。

 

而叶非离驱马刚到,眼前所见,正是此情此景。

他原本是来寻浩气的人,此刻看来,倒是碰上两队人的争斗了。

而不远处,那是——秦逸?

几乎是下意识,手已经摸到了剑柄上,反应过来时,叶非离自己倒是一愣。

他拔剑做什么?去杀秦逸——还是,帮秦逸?

无论是哪一种,似乎在这一刻,都不太对。

他刚托了李钰儿办事,而依着这两人的关系,怎么能杀秦逸;可他曾无数次想着要杀了那人,如此天赐良机,怎么能不添上一把力,杀了秦逸。

叶非离修长有力的五指握紧了又松开,眉头紧蹙。

但若是此时出手——应当算是偷袭,冷枪暗箭是小人之为,与他从小所学背道而驰,万万不可,但若除却这次,他真的还有机会吗?

况且,他的手从未染上过血,他真的下得了手吗?

踌躇间,秦逸已先着了地,叶非离这才看得明晰些,他整个人如同从血海中爬出来一般,让人看着都不禁觉得背后一阵发凉。

秦逸长枪支着地,左手捂在胸前,大口地喘息着,血水混着汗水从脸颊滴落。

这样下去,他会死吧。

李钰儿先前有些憔悴的面庞忽然闪过脑海,,叶非离眉头锁得更紧,心头却有什么在渐渐松动。

忽然,秦逸一转头,像是在扫视周围的情形,意料之外地,与战况之外的叶非离四目相撞,微微愣了一刹,随即一勾嘴,开口说了两个字。

相去甚远,又纷乱无比,叶非离自然是听不见的,但他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秦逸的口型,那两个字,分明就是“唐远”。

这件事果然与秦逸有关,这家伙,算是威胁吗,真是……自己刚才怎么会隐约起了主动救他的念头,真是完全昏了头。

叶非离咬牙,泄愤一般地拔出泰阿,接着就鹤归砸进了人群,风来吴山开出一片血路来,随即就近了秦逸。

倒是裴亦被这突然闯入战局的人给震住了,看那衣裳,是藏剑山庄之人?似乎比料想的要更加麻烦了。

“看来小少爷,还是舍不得我死嘛。”秦逸笑意更甚,却在受伤的情形下显得有些苍白。

“你……想活命就闭上嘴!”

“几天不见,就变这么凶了?”

“……我挡着,你赶紧跟上。”

秦逸向自己腿的方向低了低下巴。

“你看我这样,还能跟上?”

    

远处,裴亦轻功落地,在副统领旁边。

“那藏剑山庄的人,是来帮秦逸的?”

“还不清楚。”

“先静观其变,反正他们也已是瓮中之鳖。”

 

“你说,你要是跟我死在这,算不算是殉情啊?”秦逸玩笑道。

“过来。”叶非离瞪他一眼,一边挡开一个敌人,一边伸手拉过秦逸,从腋下架起他的胳膊,半背着他,感受到对方身体的重量向自己的身上倚来,腰不禁一沉,从前倒没觉得秦逸的身板有如此重量。

“呵……你还挺有劲。”秦逸俯在他耳畔轻笑道。

“我是男人。”

“我从来没把你当过女人。”

闻言,叶非离顿时怔住,那种僵硬秦逸一览无余。

一时无言,可秦逸的头有意无意地埋在叶非离的肩窝处,从那里传来的颤动暴露了他在偷笑的事实。

叶非离顿时又羞又恼,本想狠狠给他一拐子却想到他重伤在身,又硬是收回了动作。他不再继续这话题,他是生怕再被秦逸戏弄了。

“如何?”

“上马,往南边走,小心那个万花。”

叶非离点头,他一吹马哨,马儿立即便向他们奔来。

他运起泉凝月和云栖松护体,一边挥动千叶长生抵御攻击,一边施展起藏剑的门派轻功玉泉鱼跃,在敌人中灵活的穿梭着。

裴亦见情况不妙,他们要逃,赶忙喊了一声:“拦下他们!”最后一字才刚出口,自己也飞身追去,如此大好机会,怎么能让他们跑了。

叶非离从小练武的基础和藏剑灵活的功法在此时显出莫大的作用,硬是在人海中拼出一条路来,却在离马儿不过二十余米的地方,眼睁睁看着马儿被那个万花一击毙命。

裴亦身姿轻盈地落在不远处,含着温和的笑,如同大多万花弟子相仿。

“这位少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此人于我们有纠葛,还望少侠不要插手。”裴亦抬手让其余围上来的浩气的人暂且退后些,才说道。

他的行径和话语看似是在商量,实则带着九分命令的味道:“或者,少侠先与我们去附近浩气的据点一叙?”

“不必了。”叶非离拒绝的彻底,他狠下心,忽然扯下腰间一个锦囊撕破,扬手一撒,里面的粉末顷刻便飘洒在四周。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逃离那些粉末所在区域,这给了二人可乘之机。

叶非离几乎是同时侧身击下一个骑兵,将秦逸扶上马,随即翻身上马,一系列动作只在风驰电掣间完毕,转眼,已向南方奔去。

其余浩气将士想挡,却不是被那些粉末所影响就是无奈于重剑的巨大威慑,不敢过于靠近。

裴亦本也闪身躲避,却忽然惊觉不对,捻起一点药粉问了问,顿时脸色阴沉。

“怎么了?”副统领问道。

“桂花香。”裴亦几乎是咬牙切齿,那藏剑山庄的人竟然扔的是随身的香囊?!还让他得逞,这无非是奇耻大辱。

“追!”裴亦唤来坐骑,带头向南方奔去。

 

叶非离和秦逸共骑,如飞梭过隙般地疾驰着。

“嘶……”秦逸似乎因颠簸太狠,而牵动了伤口。

“你……忍着点。”

话音未落,他忽然看到了什么,猛地收紧缰绳,才贴着崖边停了下来。

“这怎么会有裂谷?”叶非离心下一惊,这岂不是——无路可走了。

“本来就是裂谷。”

“秦逸,你疯了?你还真想死在这?”

“本来就跑不掉。”秦逸说得仿佛事不关己。

“你!”

却在这时已经看到身后有百余来人逼近了,竟然追来得如此迅速,这样看来,就像秦逸说的,哪怕眼前没有裂谷,他们不出一刻,也会被追上。

“跳下去。”秦逸平静地说道。

“……”叶非离本想立即驳斥,却回头对上他难得一本正经的眼,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下面是河。”秦逸解释道,又补充了一句,“你也不想死在这吧?” 

叶非离只觉得他救秦逸的决定实在是——错误至极,只可惜,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好。”

反正这也不是他今天做的第一个疯狂的决定了,似乎只要和秦逸搭上边,他就碰不上什么好事。

“小少爷,我这身负重伤,哪怕不摔死,也得沉在河底了。”秦逸忽然道。

“如何?”

“我秦逸这条命,现在,可是交在你手上了。”

秦逸这句话的尾字和叶非离因之冗乱的思绪一同,直直坠下了山谷。


评论(9)
热度(14)

© -无边声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