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声色-

自娱自乐√微博@-无边声色- 上的更勤√
欢迎评论w基本都会回复

微冬【策藏】22

前文:1 2 3  …  19 20 21

久远的更新哈哈哈【憋笑x,同人的好处就是可以拖一拖也没关系【并不x,其实是因为有点想去开原耽的坑,所以折腾了我很久的时间!其实总觉得这篇文也是写着写着基本除了几个名词也脱离剑三了【x

总之,大概算是复键,有bug和意见随时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2//////////

半个时辰过后,熟悉的岩洞内,野草枯枝堆上升起了一团明艳的火,晃动的火光映照着面对着坐在两旁的两人。
    原来,湍急的河水将好不容易走出去些的两人又生生送回了原处,也许是天意也未可知。

秦逸已褪去了上半身的衣衫,放在火上烘烤,火苗蹿动间,隐约映照出有力的臂膀和结实但不夸张的肌肉。
    叶非离沉默不语,虽然浑身湿透,黑发黏在脸颊两侧,却仍是安静地盘腿坐着。

其实,说实话,在这里多留几日未必不是秦逸的念想,只是,上面的事态似乎并不能让他一日又一日地敷衍自己,哪怕放空一切,他也毕竟不是孑然一身。

况且,秦逸侧目望着一旁清秀却带着棱角的年轻脸庞,就算是自己愿意如此,叶非离也是断然不会答应的。

身手不错却在某些事情上毫不自觉,甚至傻得要命,这就是秦逸目前对于叶非离的评价,这种性格如果放在战场上,也许是个好士兵,但绝不会是个好将军。

明明不打算让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少爷搀和进这一潭他自己都探不清深浅的水里来的,可现在,似乎这些已经不能在他的掌控之内了——也许,从叶非离出现在他面前开始,那所谓的不可信的命格就已经发生偏转了吧。

秦逸所经历的一切不止一次告诉他,不应该让任何的变数存在在身边,无论这个因素是好是坏。这也是他为什么将叶非离送走的最主要的原因,虽然他并不相信叶非离能对现在的格局做些什么。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对于叶非离的态度变了很多,虽然他从头到尾依然是一看见他就想剥光他的衣服摁在床上。但某些东西从一开始的感兴趣变成了一种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当看到踏炎死的时候,他是真的想掐断叶非离的脖子,哪怕罪魁祸首不是这个藏剑山庄的少爷,他也觉得在场的人除了李家姐妹都该陪葬才对。但后来在月下,在他最迷惘的时候竟然在竹林里看到叶非离,在他被浩气的人逼到死角时,他又看到了他。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变数也说不定,似乎在叶非离身边的时候,他已经能格外地收起自己的戾气了,也不用处处虚与委蛇,倒是意外的轻松。

不知不觉盯着对方看了很久,秦逸忽然一愣,抚了抚不自觉蹙起的眉头,下意识地想从腰间拿出酒袋,却意识到那袋子早在他们跳下来时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喝不到酒的这个事实再一次刺激到了他的神经,摁在眉骨上的手指滑到了太阳穴,力道很重,带了几分自虐的味道——自己竟然像个娘们似的想这么多?忍不住又在心底爆了几句粗口。

另一边,叶非离感受到那股投向自己的目光,有些莫名其妙,选择不去搭理他,却不料对方在一段时间的安静过头后突然得寸进尺。

“把上衣脱了。”秦逸忽然扬起下巴道。

火堆对面的人眉头皱了皱,没有动作。

秦逸轻笑一声,直接起身走到叶非离面前,低头道:“还是说,你想让我帮你脱?”
叶非离闻言身体顿时明显地一僵。

“再穿着湿透了的衣服,着了风寒,走不动路,我可就要抱着你走了?”

“你……够了!”

半秒后,叶非离纤长的手指抬到了领口,开始解自己的衣衫,秦逸立在一旁望着,勾起嘴角。

还留着些许昨夜痕迹的上半身很快便裸露在空气中,若是从前,叶非离是必然不会主动在屋外宽衣解带的,可现下也确实顾及不了太多。

一旁的秦逸自然是低眼欣赏着自己在那小少爷的皮肤上所留下的印记,却不再出声调笑。他对于叶非离的忍耐程度究竟几何已经基本摸清,若是真将他彻底激怒了,那后果绝不是他所想看到的,毕竟炸毛的小猫也不是那么好亲近的。

似乎是感受到上方灼热的视线,叶非离的动作越来越慢,几根手指像是被慢慢黏合住一般,最后停了下来。

秦逸见状眼里笑意更深,转身坐回了原处。

但正是他这种仿佛看透了叶非离心思一般的行径,让后者无所适从。

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叶非离拿着褪下来的衣衫走到火堆边。

“我来吧。”秦逸挑眉,伸出手。

叶非离看着对方有些莫名其妙的动作,未置一语,仍是打算自己完成这件事。可是,仿佛老天爷就是不愿意如他所愿,被河水完全浸湿的衣服,几片紧紧地粘在一起,皱巴巴的,十分的——不好看。这种时候是应该将它敞开再晾着?还是直接搭上去……

不想让秦逸看笑话,叶非离刹那的犹豫未决,就让一只有力的手从他那里夺去了衣服。

“小少爷,这种不怎么高雅的活,还是让我这种人来做吧,嗯?”

 “藏剑山庄的弟子,不是只会挥剑品茶的。”虽然明知道对方也许是故意激自己,叶非离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

这种刻意强调身份的话让他很不满,即使在藏剑山庄里,他也从不曾认为任何一个侍者、侍女比他要低上一等,虽然见面的礼节因为规矩必不可少,但平时,他向来待他们如兄弟姐们一般。

秦逸似乎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但随即,仍是恢复了脸上时常挂着的含糊不清的笑意,低声道:“可是,我最擅长的,就是干这种不高雅的活啊?”上扬的语调中,三个字的形容词被刻意加重,同时,空着的那只手似乎生怕对方不明白似的,在那光滑的后腰色情味极浓地捏了一下,本来痕迹就没消退的上身又多了一块红痕。

“你!!”如今的叶非离如何还感受不到对方那龌龊不堪的暗示。他开始对自己此时此刻能在这里拳脚和平的和秦逸相处,感到深深的不可思议。

要不是因为秦逸会影响到唐远的生死,要不是因为这样,他如何能忍受这些,但心底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告诉他,带给他这不平静的经历的是秦逸,所以,有些事情,回归平静的事,必须得由秦逸来做,才能真正的迎接来他的结果。

因为,他叶非离到底在局内局外,他自己也不知道。

 “叶少爷,杀人放火,再上不了台面,你也不用这么大反应,还是说,你想给我喝彩?”

收起之前的那句话,秦逸觉得,就算是会触碰到叶非离的底线,他还是没法停止想要逗弄他的心情,看着叶非离那副刚要发怒又立刻忍辱负重的样子,实在是比去和那些火辣妖娆的女人上床还要有趣百倍。

“秦逸!”

意识到对方又是在调侃自己,叶非离一对眼里,几乎已经能看到燃烧的火苗。当然,那或许是因为映着地上那摊火,很显然,秦逸就是强行这么认为的。

不等叶非离在说些什么,那对小臂娴熟地一抖,衣服就完全抖搂开了,秦逸抬脚勾起一旁先前拾来的几根竹竿,立成一个支架,随意地将衣服摊在上面,几根手指沿着杆子一捋,又拍了两下垂下来的衣服,那湿漉漉的衣衫就整齐地晾在那里了。

叶非离虽然气恼,但也不得不对秦逸确实帮了他忙这件事表示认可。后者作为一个随军上战场的人,这种行军随旅的事情干得这么熟练倒也不奇怪。

原本后面的话在对方一连串的动作完成后,却是说不出来了。叶非离深吸了口气,回到先前的位置,默默地坐下,还没坐稳,一件灰色的衣衫就扔了过来,径直盖在叶非离的脑袋上,是秦逸的衣衫,先前已经被火堆烘干了。

“披着。”

“……”

就在叶非离还无法完全消化对方这份在此时此刻显得有些微妙的善意时,秦逸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把遮住他部分视线的衣服一角掀起,俯下身,几乎鼻尖蹭到鼻尖。

“喝了两斤水,没进肚子,反而进了脑子吗?”

回应他的是一对怒视着他的招子。

秦逸凑到他耳边,笑道:“你觉得,现在这姿势,像不像是给新娘子掀盖头?”叶非离的拳头离他的左眼只有两寸的距离,果然还是爆发了,只是秦逸依旧是眼都没眨一下。

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拳头,秦逸走到对方身后,把灰色的衣裳扯下来披在叶非离的肩上,又顺势从后面直接环住了人,后面的动作,说实话连他自己都觉得鬼使神差,但看到那留着属于他痕迹的肩膀时,他就这么做了。

而怀里的人更是明显的从骨头道肌肉都全部僵硬了。

“秦逸,我救了你,现在还在这里的原因,只是因为你说你能救出唐远。”叶非离的话像是死刑宣判书,语调突然变得十分平静,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怒气也全然不见。

啧,真是不可爱,可以说是这小少爷在这几个月里好歹有所成长吗?不过还真是破坏气氛啊。秦逸如此感叹着。

“我什么都不做。”

“……”

一阵漫长的沉默,秦逸确实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就只是轻轻地拥着。

在秦逸几乎认为怀里的人要睡着时,他听到了对方一句低声的要求。

“你会救唐远。”

该死的肯定句,他怎么不记得自己答应过。

“秦子程。”

啧,只可惜,他已经答应李钰儿要全身而退了。

“还记得你之前跟我说的话吗?”

秦逸挑眉。

“我把我这生死攸关的一子,下到你身上。”

你说——什么?秦逸的瞳孔迅速的缩放了一下,他多久不曾露出这样的神色了,哪怕是面对死亡。

奇招,险招,但是——有的时候意外地还不笨嘛,只是,他凭什么要答应呢?

“你告诉我,我下对了吗?”

叶非离能感受到秦逸拥着他的手臂显然下意识地收紧了些,就在他几乎以为自己几乎豁出全部的勇气又在这人面前丢了一回脸的前一秒,男人的声音拂过耳畔。。

“这是你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当然,大概,也会是他秦逸这辈子做的最坏的决定。


评论(8)
热度(24)

© -无边声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