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声色-

自娱自乐√微博@-无边声色- 上的更勤√
欢迎评论w基本都会回复

【维勇】开罗的紫玫瑰(六)【ABO】


ooc注意 |abo注意 | R18注意 | 轻微道具play

这次算是炖足了一锅肉,整篇长度大概是平时两倍还多,希望各位食用愉快!接下来两天可能会停更
【全文图片地址(有效时间大概就24小时):
http://www.changweibo.com/downLoadImgUrl.php?img_url=http://baiduapp.changweibo.net/user_img/2016/1108/18302698777.png


「喂,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训练完,尤里把冰刀放回原来的位置,突然扭头对勇利说。
「嗯?」勇利的动作一顿。
「去瀑布修行。」尤里难得耐心地解释道,「你还没有找到eros的感觉吧?」
勇利微蹙眉,想要拒绝对方,尤其是在之前发生过那样的摩擦之后。
「你不会在这就要认输了吧?还是你以为靠着维克托的特训,你就可以赢?」
可以说是十分拙劣的挑衅,但似乎尤里并没有再深究关于维克托信息素的事。
对上对方的目光,勇利不由得想起,尤里同意赌约的条件——如果尤里获胜,维克托要跟他回俄罗斯。
也就是说温泉 on ice 的比赛并不仅仅是在外人看来的尤里的进入新组别后的初登场和勇利的再回归。
更准确的说,这是一场决定着维克托的去留的重大比赛。
如此一来,勇利突然觉得内心深处涌上一种情感,让他无法再开口拒绝。
「好。」

从瀑布回来之后,尤里似乎找到了他所要寻找的东西,踏上冰面的时候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得到了维克托的认可。
另一边,勇利在冰上滑行着,重复着维克托为他编排的eros的动作,脚下的冰刀在冰面上划出一条条优美的弧线。
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发生了这么多可以说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事。
但勇利并没有自信认为维克托无论结果如何都会留下,即使他已经成了自己的alpha。
勇利的神经的确太过敏感,他不敢自己主动去追求一段感情,因为如果失败,就会使他很长时间的萎靡不振,性格使然,自己也无法控制。
就像是现在,维克托虽然永久标记了他,但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只是停留在有些暧昧不明,就像是还隔着一层窗户纸,没有人主动捅破。
其实,勇利对于标记并没有那么在意,毕竟,他从小也没有把自己当作omega那样活着。
在决定滑冰之后,勇利更是一直都在靠药物压制信息素的气味,在赛场上混在一群alpha和beta之间。
可以说,在维克托之前。勇利从没有想过会和alpha发生这样亲密的关系,他只想在退役后,简单安逸地过完余生就好了。
但维克托让这一切都发生了转变。

「不行,还是没有什么感情。」
维克托在训练时异常严格,他冲着勇利摇了摇头。
「尤里回来之后,变化相信你也能看到。要知道,勇利,没有感情的演绎是无法打动别人的。」
勇利闻言,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自己也料到了会得到这样的评价。
他的确……体会过eros的感觉了,但勇利无法接受自己想着那天晚上的情形来完成冰面上的舞蹈,他做不到。
尤其,是在维克多面前。
「我……还需要点时间。」
勇利缓缓地滑到场边,回头道。
维克托思考了片刻,微微颔首,开口提了一句:
「不如好好放松一天?去泡个温泉,休息下吧。」

温泉水漫过胸口,勇利靠着边沿,完全放松先前绷紧的神经。将全部的身体都浸在温泉里,只露出了头部。
自家的温泉似乎格外的解乏,将一切的污秽和疲乏都洗刷干净了。
热气蒸得勇利的皮肤有些微微泛红,他能感受到自己这两天的体温偏高,也许真的是发情期的前兆。
药物的压制在标记的刺激下已经无法阻挡omega身体的本能需求了。
如果真的这样下去,那也许还会赶上几天后的比赛…
隐隐的担忧显露出来,如果不能解决,那他根本不可能上场比赛。
勇利陷入沉思,以至于连院子的门被打开和关上也没有察觉。
直到维克托走到温泉池边,勇利才惊讶地站起身退了两步,露出有着些许线条的上半身。
维克托只有下身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像是要来泡温泉,但他并没有下水。
「有什么事吗?」勇利率先开口,赤裸着和维克托同处一个无人的空间让他有些不自在。
「白天忘了问你,你是和尤里一起去瀑布了?」
勇利点点头。
「你应该知道,他是alpha吧。」
不知是否是错觉,勇利似乎感受到维克托话语间些微的愠怒。
「我知道,但——」
「而你,是一个临近发情期的omega。」
勇利身形一僵,他也明白维克托所说的危险性,但他当时根本无法拒绝那个少年。
刚想解释什么,维克托解开浴巾,走下水。
压迫感骤近,但维克托话锋却陡然一转:
「我托人定了个礼物给你,可以帮你抑制发情期,我想你应该需要。」
勇利闻言抬起头来,有些好奇维克托带了什么,可以解决困扰他的问题。
维克托摊开手掌,是一个银色的金属环,在拇指和食指间依稀反射着昏黄的灯光,环内刻着维克托的俄文全名。
指腹在环的外圈轻轻摩挲了两下,像是信息素的感应,环咔嚓一声打开了。
「我帮你戴上吧。」
维克托倾身在身下人耳边诱哄一般地说道,顺势顶开了青年的膝盖,再度显示主权般的低语着——
「勇利,你是我的。」
黑发的青年还没来得及反应,意识恍惚间,水下,冰凉的金属环扣上还未苏醒的根(*码*)部,刺激的勇利身体猛地弹动了一下。


【后文微博链接】
http://m.weibo.cn/2282383577/4039609023362694?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mid=4039609023362694&luicode=10000197&_status_id=4039609023362694&lfid=1076032282383577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1076032282383577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_-_4039609023362694

评论(20)
热度(500)

© -无边声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