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声色-

自娱自乐√微博@-无边声色- 上的更勤√
欢迎评论w基本都会回复

【维勇】开罗的紫玫瑰(十八)【ABO】

【今天太忙了我……总算还是写了点……抱头痛哭】

【曲子的部分是自己听着yuri on ice慢慢写的,个人理解多一些,可能并不一定那么符合每个人的想法,不过这首曲子真的很好听,有空姑娘们也可以循环循环233】

ooc注意 | abo注意 |


维克托看着勇利和他擦身而过,离开了冰场。
他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看着勇利推开那扇门的,但是等他回过神来时,那扇门已经合上了,就像是没有人离开,也没有人来过。
他慢慢在冰面上蹲下身来,右手撑着额头,左手扶着冰面。
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维克托从来没有想过勇利可能会私底下做出这样决绝的事。原来,隐藏在敏感背后的更是其他人都不能及的固执吗?
维克托从来没有被拒绝得这样彻底过,还是被一个仰慕了自己那么多年的青年,被一个已经被自己永久标记的omega,推开了,用这样强硬的方式,毫不留情。
也只有被推开之后,维克托才意识到,他对于勇利的在乎远超于他自己所能想象的,即使没有了那个标记,依然如此。
就在刚才,他一定错过了什么,错过了勇利所在乎的,很重要很重要的事;错过了自己所在乎的,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另一边,勇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冰场的,他只知道自己要比维克托先离开。
他呆不下去了,无法再在那样压抑得让他发疯的气氛中再呼吸一口空气,那样无形的重量会让他的五脏六腑都挤压在一起。

该来的还是来了,却这么猝不及防。
他究竟后不后悔,也许连自己也说不清,但他不想看到那样的维克托,不敢面对那样的维克托。
只要一对上那对蓝色的眼睛,几乎是深沉的负罪感就疯狂地滋生着,缠上心脏,他错了吗?还是维克托错了?亦或是,他们都错了呢……明明先前那样坚定,现在为什么又开始动摇了呢?

原本是该走在回家的路上的,但不知为何,勇利只觉得像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他,让他决定独自在长谷津的小道上再徘徊一阵。
海鸥掠过头顶,成片成片的,也不孤单;小饭馆里喧闹的人群,热热闹闹的,也不寂寞;独自在街头徘徊的勇利,家人不在身边,维克托不在身边连马卡钦也不在身边,就好像一切幸福都是别人的,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突然手机上闪现一条消息,是邮箱里出现新邮件的提示,发件人是那个远在国外的音乐大学的女生。
勇利的手指滑动到邮件的附件栏上,是一个音频文件,这就是——重新以自己滑冰生涯而编的曲子吗?
看到的瞬间,勇利可以说是悲喜交加。
还能用的上吗,这首曲子……如果他和维克托两人之间的情况就这样下去了,那恐怕,这首曲子又要遭遇压箱底的命运了吧,那到时候可真是无颜再面对她了。
突然,余光瞥到几行备注:
不好意思,没有经过勇利你的同意,私自在里面加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希望你不会介意!其实是因为在看完你上一次长谷津的比赛之后,我隔着屏幕都很替勇利开心呢!希望能在之后的比赛上看到更好的勇利,如果真的能用我的曲子来演绎的话,我会很开心的!无论如何,我都会一直关注你的比赛的。至于改动的部分,相信你听完就会了解了,而且我可是费了不少心思,记得一定要好好听哦!

听完就会了解吗……勇利的目光散了散又凝上,这样弱小逃避的他,也值得被这样殷切地期待吗?他真的不会让身边的人失望吗?
犹豫了许久,终于抱着有些隐隐的担忧和一丝连他自己都几乎无法察觉的期待,勇利的手微微颤抖着戴上了耳机,点开那首曲子。

悠扬而急促的钢琴曲沿着耳机传入耳中,时不时地和上一个单音,像是他飞快翻页的童年,和初学滑冰时的繁复,在那个遥远的时空里一步一步地刻上自己的脚印,或浅或深,或悲或喜。
忽然,一个高音后稍一停顿,似乎预示着旧篇章结束,而新的篇章开启了,但随后却又回归了类似开头的旋律。似乎是在诉说着他因为大赛连连失利后又回归到平凡的生活。
就在勇利几乎以为没有变化的时候,突然,原本只是和着的单音数量增多了起来,间隔也在变得紧凑,还渐渐出现了不少的和谐悦耳的双音。
改变了!改变了!曲调灵动轻盈了许多,像是一改先前的重章叠奏,变得绚烂多彩起来。
只是,究竟是什么,是什么让他原本单调而飞速掠过的人生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勇利慢慢踱着的步子突然停下了,像是时间的齿轮就这样停滞在那里,咬合地如此精妙,记忆的碎片滚滚而来。

「勇利,虽然妈妈不是很明白滑冰的事,但是妈妈会一直支持你的,长谷津是你永远的家。」
笑着的妈妈,穿着围裙,脸上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勇利,如果是勇利的话,一定可以站上决赛的冰场的!」
优子拍着他的肩,信心十足的鼓励。

「勇利,你喜欢老师吗?」
美奈子老师趁着醉发酒疯抱着他说着胡话,拥抱却是真切的温暖。

「勇利,你会是冠军。」
银发男人额头上传来的温度似乎还留在皮肤表面,直达心底。

「勇利,我来日本,是为了你。」
那样的言之凿凿,毫不动摇,是出自维克托的口中。

「勇利,我以为我找到家了。」
那个时候,那对蓝色眼睛底下深沉得看不清的,究竟是什么呢?

这就是,她所说的不同吗?勇利的眼睛微微睁大。不仅是他一个人的人生轨迹,而加入了太多太多他身边的人,他爱的人,爱他的人,那样强烈的感情在一首曲子中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不再仅仅只是一个关于胜生勇利人生轨迹的演奏,而是爱的和鸣。
如果说那些一直不怎么变动的基础的音调是身边的人,那么那个不断出现且愈加频繁的单音,那个让他真正意识到身边的那些爱的人,让他能够有机会报答获得的那些爱的人,是谁呢?

耳畔的曲调越来越复杂,由弱渐强,音符在耳边飞快地流动着,仿佛是奏响到整首曲子的高潮,依稀能想象到钢琴家的十指飞速地连弹,在琴键上跳跃着,而动人的音乐就从那指尖流淌出来。
仿佛勇利在冰面上跳跃的身姿,由先前的纯洁无瑕,蜕变为如今的eros,像是蓝色妖姬的绽放,令人惊艳无比又深深沉溺其中。一切的紧张感都被抛开,所有的魅力都被完全彻底的展现在观众的眼前,让人根本移不开眼。
而其中最灼热的目光来自场外的银发男人,带着笑意,盛满阳光。
那个人,是他吗?

终于,曲调在末尾处又和缓下来,变成了重复的减弱,直至收尾……
这是怎样一个结尾呢,勇利想,像是刻意留白了,却是极为精妙的处理。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自己走下去,还有大片的空白,会由他和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一同填补。
而这些人中,他真的,能够缺少了维克托吗?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勇利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落了下来。

——未完待续——

评论(57)
热度(593)

© -无边声色- | Powered by LOFTER